并根据评比结果进行补助

2017-02-23 07:30

杨帆是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大三的学生。去年暑假,她和其他7位同学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正阳县进行了为期5天的社会实践。她们的调查课题为河南留守务农农民媒介素养的调查研究。

我们的大部分资金和设备来自企业的慷慨支持。徐特威说。在已完成的两期项目中,梦之网公益项目通过企业赞助和学校支持获得了总额约35万元的资金和设备。在团队成员眼中,如果没有这些热心企业的关注和支持,就不会有梦之网的延续。

调查结果显示,73.48%的受访者所在学院或学校设立了专项资助,得到过资助的团队占91.22%。南开大学团委指导教师张璇介绍,今年南开大学的暑期社会实践按照竞标选题类、指导选题类和自主选题类3种形式进行申报。自暑期社会实践通知发布起,共收到近200支队伍的项目申请,最终有140余支校级示范队脱颖而出。在这个暑期他们将代表南开奔赴祖国的近30个省市自治区开展社会实践活动。

社会资助成为社会实践经费的来源之一

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少。杨纯没有掩饰自己的失落。她了解到其他几支队伍的状况和她们类似,获得的资金也只是在预算的20%左右,有的甚至不到10%。

笔者了解到,杨纯的学校每年下发社会实践的资金相对固定,但是学校没有给出具体的支持金额划分标准和下拨社会实践支持资金的总额度。今年的实践队伍超出往年约40支,这样每支队伍所获得的资金会比预想的要少,同时下拨给各个队伍的金额也有较大的差距。在已知的团队中,多的有6000元,少的有700元,但学校并未予以公示。

活动结束,他们的实践成果得到了校级重点立项的第一名,获得了1800元的补助。补助是后面发下来的,我们算了一下大概每个人就能分摊100多元,最后干脆聚餐用掉了。王鑫鑫说。因为他们所申报的项目是校级项目,所以队员都没有关注院级的补助。据王鑫鑫的室友介绍,他们所在院系给予假期实践最多的补助是800元。

然而这些似乎都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筹集前期资金。采访当天,距出发还有9天的团队仍被新疆项目出现的经费问题所困扰。梦之网第三期,他们需要前往新疆喀什及四川阿坝地区进行微电网建设,需要总额大约40余万元的资金和设备。

在很多人眼里,梦之网是个听上去就很酷的公益项目。它由清华大学电机系学生发起,到无电或是电力不稳定的偏远地区搭建新能源微电网,为当地人提供必要的供电。两年的暑期实践,电机系的学生已在川西高原上的偏远山村建设了4套太阳能微电网系统,提供了总计30kw的日用发电量。

提供赞助的一家北京科技公司的负责人则表示,梦之网是清华大学精品实践项目,在为偏远地区服务的同时,也实打实地锻炼了大学生们的能力,具有非凡的意义。作为一家有责任感、有公益心的企业,我们非常愿意支持这样的大学生实践项目。

因为项目要做设备,需要硬件。徐特威解释,这基本相当于一个工程项目。院系和学校对社会实践提供了大力支持,实践地在西部偏远地方的队伍,都享受双重硬卧的交通费报销标准。

刚刚通知我们报销额度的时候,好多支队伍反映连基本的路费都不能保证,杨纯认为,学校应该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如果不能全额承担,学校和实践队成员各出一半。去实践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但是学校的支持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据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党委副书记孙保营介绍,学院近几年对学生的社会实践扶持力度逐年加大,每年暑期社会实践的报销及评奖要支出10万元左右。学院采取项目制,学生先申报项目,提供预算,至实践结束,再把实践的成果质量作为评价标准。今年该院系对参与社会实践的同学给予报销和奖金双重资金支持。实践成果较好的团队,符合学校报销要求的食宿费都能报销,另外学院还会在作品评比后给予额外奖励。

浙江传媒学院会根据学生项目的规模以及社会价值进行评比,并根据评比结果进行补助。而除了给予补助,校方也会帮助学生把好的项目上报各类比赛,万一拿奖了也是双赢嘛。王鑫鑫表示。

据杨帆介绍,整个项目包括立项、审批、实践3个环节。实践方向和指导老师由他们自己寻找。实践期间,团队共花费3000多元。因为调研结果较好,在实践完成后,该课题获得学校假期实践评比的二等奖,得到了学校2500元的报销额度。而此后杨帆所在的院系通过评比,也为他们颁发了2000元的奖金。

在经费来源上,51.25%的受访团队表示经费由成员均摊,34.41%的团队表示学校提供经费支持。同时,8.6%的受访团队表示,社会资助成为暑期社会实践经费的主要来源。

电机系团委书记徐特威是2015年梦之网项目的负责人,他们的实践地点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木绒乡新卫村。那里海拔超过4000米,村民全部以放牧为生。学校是罕有电灯的地方,但每年除了夏季,其他时间由于电力供应不稳,全部30名学生早晚上课还需要点蜡烛。

经历两轮严苛的考核,杨纯团队的社会实践项目存活了下来。他们晋级为校级扶持队伍,并获得1000元的项目资金。这和她们之前1.3万元的预算相差很远。

学校的资助额度难以满足实际开销

调查显示,46.59%的受访团队表示,学校的资助额度不足以覆盖实际开销的一半,13.98%的受访团队表示所获学校资助可覆盖全部支持并且略有盈余,22.58%的团队表示获得资助可覆盖实际开销的80%左右。

在实践经费上,根据实践队活动主题切合学校总主题的程度、实践地距天津远近和消费水平以及实践队人数和实践日数等情况区分,为各队酌情划拨路费的40%~100%和住宿费的30%~70%。各团队社会实践经费具体使用配比将由团队内部协商。除此之外,学校将给入选团队拨付活动物资前期准备经费和宣传报道总结材料制作经费,而各个学院对社会实践团队也会有相应的支持。

针对校方的补助措施,王鑫鑫表示可以理解:虽然我觉得1800元还是略少,但是我们学校的补助也算是比较合理了,毕竟队伍有上百支,确实没有办法都补助,况且社会实践,资金也是我们自己需要考虑的事情,不能总想着学校报销。

在新卫村的一周里,全部人的手机变砖头,只有一部费用昂贵的卫星电话用以和外界联系。在接连几天的大雨里,他们必须克服高原反应,在雨中完成泥地平整、水泥浇筑、支架搭建、光伏板铺设和室内线路的设计布置。

另外,因为该组成员的作品最终需要参加社会实践专项行动的评比,所以他们整个项目的实践过程都很追求完美。为了能在参与的几百份策划中脱颖而出通过审核,我们彩印了几万字的计划书,加上后期团队宣传光碟、作品录制等,实际开销很大。尽管该团队也通过借用校方设备等方式节省了一些钱,但是最终的开销还是不小。

去年暑假,就读于浙江传媒学院的王鑫鑫同样参与了社会实践活动,团队共有15名成员。在她眼里,这是个超级烧钱的实践。不算往返实践地井冈山的交通费,小组成员每人均摊了750元左右。我们的成员来自天南海北,买不到火车票,只能坐飞机,有的人单程机票就上千元。王鑫鑫介绍道。而飞机抵达南昌后,成员们还要几经转车才能到达井冈山。

此后,他们需要将实践期间开销的发票提供给校团委办公室审批,经审批合格后便可以得到报销,从校方评比到他们领到实际报销款项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