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表示

2017-02-22 07:30

民众对默克尔支持率仍较高,但难民政策及其可能引发的问题,包括恐怖袭击、公共安全问题都会成为默克尔总理寻求连任的软肋。崔洪建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欧盟现在面临各种经济、社会、安全挑战,引发中下阶层民众的严重不满。传统主流政党对于当前问题束手无策,就为民粹主义政党提供了机会。

就连默克尔自己,也对连任做出了恰当评价,她表示愿利用自己的经验为德国民众服务,为欧洲的团结和繁荣努力。但是,一个人经验再丰富,也无法改变整个德国、欧洲乃至世界的走向。默克尔这样说道。

默克尔何以能够在民粹主义的浪潮中幸存?

【难治西方的痼疾】

2016年西方政坛风雨飘摇,欧洲大陆纷纷刮起右翼旋风,在意大利总理伦齐刚刚输掉了宪法改革公投的赌局之后,默克尔被看作西方民主价值观的最后一位守护者也就不难理解。

但需要警惕的是,默克尔最终能否顺利开启第四任总理任期,恐怕目前还是个未知数。德国《世界报》就指出,默克尔的连任之路仍面临社民党潜在总理候选人、欧洲议会主席舒尔茨的强力挑战以及来自右翼政党的冲击。

《联合早报》12月7日报道称,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12月6日以89.5%的得票率再次当选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主席,将正式作为该党总理候选人参加2017年德国大选。如能在此次大选中获胜,默克尔将开始她的第四个总理任期。

看来,短暂的高兴之后,西方世界需要的是更多的深思。

导读:《联合早报》12月7日报道称,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12月6日以89.5%的得票率再次当选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主席,将正式作为该党总理候选人参加2017年德国大选。如能在此次大选中获胜,默克尔

迷失了航向的西方世界,为何对这座灯塔寄予厚望?

【寄予厚望的灯塔】

一直以来,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都是欧洲一体化的主要推动力量。德国是欧盟中最强大的经济实体,也是欧盟中人口最多的国家,据统计,2012年时,德国人口占欧盟总人口的20%,它向欧盟提供的财政支出占欧盟总预算的28.5%。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赵柯指出,欧债危机以来欧盟内部的权力结构发生了变化,德国地位的上升成为不争的事实,德国与欧洲的关系再次受到瞩目。也因此,可以说默克尔的去留将直接影响欧盟是否会走向分崩离析的最终结果。

这场风雨是正飘摇在欧洲上空的民粹主义阴霾。如今右翼有了一定的社会基础,不再是少数失意者的同盟。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使整个西方世界陷入集体向右转的情绪中。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这样的默克尔,自然成为整个西方世界的灯塔。

默克尔是风雨中的一座灯塔。德国《法兰克福汇报》评论说,世界正在分崩离析,需要一个负责任、有远见和有经验的领导人。而默克尔的演讲显示,她能担当起这份责任。

救急不救命,痼疾最难除。对于西方世界来说,默克尔这颗定盘星,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作用。

对于更大范围的欧洲乃至世界来说,默克尔一个人的力量也十分有限。默克尔一旦成为象征和榜样被抬高,以后一旦出现问题就会面临严重的困境。在大家眼里,默克尔不仅是一名政治家,还被赋予了很多道德的想象和期待,然而在现实中她要面临很多棘手的问题。德国现在还有能力维护欧洲的传统价值观、政治主张,是因为德国的国情好,但这跟德国自身特点有关。德国可以做到的事情,西方其他国家不一定能做到,因而德国从根本上改变不了整个欧洲目前的这种局势。崔洪建说。

在生病的欧洲,德国能扛起守护西方价值观的大旗,成为西方国家的定盘星吗?

这一次,最直接的原因或许也在于默克尔转变难民政策,为自己赢得了党内人士的支持。据德国之声12月6日报道,在基民盟内部,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曾引起一些人的不满。不过她当日演讲中的表态赢得党内代表长达数分钟的掌声。不少代表在接受德国新闻电视台采访时表示,默克尔公布的政策如他们所愿。法新社表示,这次讲话后,尽管有一些批评的声音,但对默克尔的肯定明显占据上风。

从德国自身而言,默克尔已多少显出力疲难支的状态。德国《明星》周刊称,默克尔是当今的自由世界领袖,领导德国度过了金融危机,但民主的本质在于政权更替,12年已足够长。任期太长,导致在最后阶段都表现出解决问题的无力。

【危机中幸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2月6日颇伤感地登出一张拍摄于今年4月的照片,照片中,奥巴马、卡梅伦、默克尔、奥朗德和伦齐相谈甚欢,寓意美英德法意五国团结引领西方自由世界。但现在,由于西方掀起民粹主义浪潮,几位领导人要么已经丢了工作,要么面临政治遗产不保,只有默克尔一人幸存。

首先,右翼民粹主义势力在德国比较弱是背景环境。但这也和默克尔执政以来取得的成就分不开。默克尔在过去11年任期内政绩不小:停止举债、失业人数减半、科研经费加倍、本党现代化崔洪建指出,今年德国的失业率还维持在5%以下,这是一个相当好的就业水平,基本上实现了全民就业,这也是默克尔的功劳。

默克尔是西方衣钵的继承人。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默克尔是欧洲最后一位还站着的领导人。

基民盟副主席茱莉亚克勒克纳对德国《星期日世界报》表示,默克尔是混乱时期中稳定和可靠的象征,默克尔在处理欧债危机、乌克兰危机等事务上富有经验。

王义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德国的未必是西方的,德国依然按照自己的政治传统运作,能获得稳定和发展,但对于西方来说没有多大意义。即便德国依然一枝独秀,也挡不住西方世界即将降临的寒冬。